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
牛落,從前名叫“牛欄”
2021-02-22 23:11 來源: 海南日報 編輯: 莫中圓 【字體:   打印

因養牛為業而得名
牛落,從前名叫“牛欄”


高山出平湖。牛落水庫一隅。周上富

文\海南日報記者 陳耿

在三亞市西部崖州區的鳳嶺、白石嶺、萬擔嶺、筆架嶺、天子嶺、偷雞墓嶺和南頂嶺之間,有一塊坡地,名叫“牛落”,附近有個赤草村。20世紀70年代,眾嶺之間修起攔水大壩,蓄水成湖,建起“牛落水庫”,得以灌溉周邊農田。據查,庫區最遠的水源出自鳳嶺,形成鳳水,鳳水流經水庫后,在下游流入郎芒壩,再經過千年古村保平的后河,進入保平港,最后出海。

“牛落”又是因何得名的呢?

原來,當地山林茂密,水草豐美,自古以來就是老百姓放養牛的好地方,后來養的牛越來越多,不但飼養耕牛用于農業生產,還對外銷售賺取更多利潤,因此,各家各戶便就地圍欄圈牛,以免走失難覓或混淆難認。久而久之,那里就成了當地人口中的“牛欄”,再后來,經常到這里販賣牛只的外地人,也稱這里為“牛欄”,與位于三亞西南方位、崖州東南方向的“羊欄”(今改稱“鳳凰”)遙相呼應。

后來,官方到牛欄調查人口和土地信息,問到地名時,當地村民用海南閩語回答,由于“欄”和“落”的發音相近,“牛欄”便被記成了“牛落”。

對此,崖州人士、海南熱帶海洋學院退休教師張遠來先生認為,雖然很久以前記錯了文字和意思,但是“牛落”也可以理解為“牛的聚落”或“牛的村落”,無傷大雅。

據了解,今天的牛落水庫周邊坡地,仍是放養牛的好場所,歷史上的“牛欄”已經不見蹤影,牛的“聚落”一如既往,仍可尋覓,就此而言,“牛落”的叫法,倒也實至名歸。

盡管牛落一名,不如文昌的潭牛、瓊海的牛路嶺那樣出名,對于較遠地區的人而言,可謂籍籍無名,但兩位與之相關的古人的到來,多少給那里增加了些許人文氣息。


位于三亞崖州區牛落水庫旁的一座古墓葬,據傳墓主為南宋末年駙馬陳夢龍。海南日報記者陳耿

一是南宋末年的駙馬陳福仔(后更名為陳夢龍),在王朝滅亡之前,逃到瓊州,死后葬在今牛落水庫附近,清代重樹墓碑,目前三亞有陳氏宗親尊其為渡瓊先祖,每年清明前來灑掃祭拜。

另一位是王熀,崖州州城北廂人,明末的一名生員。清初,其父因不愿留辮子被殺后,他一直對清廷懷恨在心。1647年,此時大清王朝已立國四年,茍延殘喘的南明王朝由桂王朱由榔在廣東肇慶繼位,國號“永歷”。據光緒《崖州志》記載,1649年,王熀向朱由榔上疏陳情,請求撫恤其父,得到“御賜”。此后,王熀跟隨朱由榔征戰立功,被授以“總兵”,并奉命聯絡鄉兵,謀劃攻取各個府道,擾亂兩廣地區,先后歷戰十余年,但是所攻下的城池很快又被清兵奪取,被降為“副總兵”。

南明永歷十四年、大清順治十七年,即1660年,桂王朱由榔戰敗逃亡緬甸,王熀帶著玉璽等皇室物件返回家鄉,隱居于牛落水庫東北方向的天子嶺上。知州李應謙獲悉,親自出馬招安,王熀仍是不從,并賦詩明志。

后來,王熀深知反清復明無望,便將南明王朝的旗幟燒毀,于是當地的一條河流因此得名為“燒旗水”。王熀還在水北筑起陋室,起名“水竹居”,自稱為“水北漁人”,不再踏入州城一步。然而,官府還是將王熀拘捕,他最終死于獄中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版權所有?海南省人民政府網  中文域名:海南省人民政府.政務
主辦: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   運行維護:海南信息島技術服務中心
瓊ICP備05000041號-1  政府網站標識碼:4600000001   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